519897_625dfc2e7e2c9a32_o

說到塗鴉,或許人們的腦海中會浮現叛逆、惡搞、反抗等詞彙,或是聯想到髒亂的地下道、陰暗的巷子或是廢棄的停車場。塗鴉活動在台灣似乎就等於破壞,破壞店家的鐵門或是街道市容。但在台灣有些藝術家,以他們手中的噴漆、刷子和滾筒來證明自己,他們用油漆揮灑自己的想像,同時以創作為城市添上繽紛的色彩。

9e0fbb94-e2ca-4aa5-be51-890bd2fb3115沉溺社交生活 迷失畫畫初衷

紀人豪,出生在生活步調緩慢的高雄。討厭讀書的他15歲就出社會工作,在餐廳打過工,也曾在酒店當公關,過著每天與人稱兄道弟、吃喝玩樂的生活,感官的刺激和社交生活的新鮮感使他忘了學業、忘了家人,甚至連從小學習的畫畫都荒廢了。雖然高中、大學都考上了設計科系,但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學業上,再加上比別人早踏入社會,讓他更看不起其他同學。

直到大三那一年,學校的老師對他說:「在外面有自己的工作很好,但你在學校並沒有學到任何東西,你大三跟大一的程度是一樣的,但其他同學都進步了。」紀人豪當下覺得很沒面子,但老師的話卻如同當頭棒喝敲醒了他。「當時我覺得,自己到底在驕傲什麼?其他不是本科系出身的學生都比自己努力一百倍了,但我還停在原地。」老師的一番話,讓紀人豪開始規定自己每天都必須畫一幅作品,而這也是他重拾畫筆的契機。

20161111231215_1478877135_vbznwaaftv成長的捷徑 理想與現實的距離

真正踏入壁畫這個領域,是由一位從小指導紀人豪畫畫的老師帶領的。完全沒有畫過牆壁的經驗讓他不安,但秉持著「有這種機會怎麼能不去做」的想法,開啟了他的壁畫之路。一開始只能接餐廳或是店家的商業壁畫案,雖然可以用專長賺錢以填補家計,但必須完全按照業主的意思作畫,作品受到許多限制,也沒有自己的靈魂。那時的他認為自己既然能夠幫其他業主設計店面,應該也有能力經營一家餐廳,將自己對於藝術的熱忱注入餐廳的裝潢和餐點的設計中。

在談到當時與母親一同經營的中式餐廳時,紀人豪難掩傷心的神情。「那時印象非常深刻的是餐廳的生意失敗了,我媽媽哭著跟我說兒子求求你救救我。當你原本心目中覺得最可靠的父母在你面前表現出脆弱的一面,你會覺得自己好沒有能力。」理想與現實間的差距越來越大,母親和自己都缺少開店的經驗,也遇過小偷和火災,再加上紀人豪在課業與工作之間蠟燭兩頭燒,最後餐廳負債累累,連員工的薪水都無法支付,只好歇業。

maxresdefault「當一個人在最沒有能力、需要外界救援的時候,那會是他真正審視自己的時候,更是成長最快的捷徑。」當時他扛起家中負債的重擔,為了還清高利貸,整個晚上到處求援才好不容易向親友們籌到錢。雖然生活很辛苦,但他認為每個人在人生中一定會遇到不如期望的事情。事情不會像規劃中一樣美好,而這也是人生中有趣的部分,也是磨練自己成長的機會。正是這段家中經濟困窘的日子迫使他必須卯起來接商業壁畫案賺錢,同時用實力累積名氣。

勇於闖禍 以創作反思生活與社會

紀人豪說,剛開始畫壁畫時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某次他拿著畫筆遲遲無法下手,一位較早開始畫壁畫的朋友就直接拉著他的手去塗牆壁,「當時我好生氣,覺得他為什麼要搞砸我的牆壁,但是他對我說:『畫錯再塗掉就好了啊,想那麼多幹嘛?』我就覺得,對耶,我在擔心什麼?」紀人豪認為對於不熟悉的事物感到害怕是正常的,但他的原則是:試試看吧!沒試過怎麼會知道自己準備好了沒,或許在嘗試新事物的時候會緊張、會失誤,但說不定也能在過程中遇到新的機會或遇到自己的貴人。對於現代許多年輕人不敢踏出舒適圈挑戰自我,紀人豪也認為應該要趁年輕多闖闖禍、多做些傻事,「因為人其實並不傻,只要你去做你認為是對的事,雖然在別人眼中看來可能很笨,但你總是會找到自己的方向。」

1467777771-2712500116近幾年紀人豪所創作的作品越來越為人所知,也在藝術界、壁畫圈累積了名氣,有更多的機會接藝術類的壁畫案子,畫出自己內心真正想要傳達的意念,或者是用較為抽象的方式來創作。例如在今年七月初,紀人豪在高雄駁二藝術特區旁的五層樓建築創作了三幅壁畫,分別以熊、貓頭鷹與馬、鳥人來象徵高雄的領導、規範、人民和歷史,他認為這些是一個城市不可或缺的要素,也因為這些元素,高雄才能夠越來越好。今年十月,紀人豪也受邀參加高雄衛武營藝術節活動,與來自不同國家的藝術家一同創作壁畫藝術。

部分內文引用:https://castnet.nctu.edu.tw/castnet/article/10024?issueID=631

本文部分為引用文章,來源皆有標註,若有遺漏或有疑義請告知,謝謝。

0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