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心情手札 » 關於接納的故事
istock-609711840-copy

關於接納的故事

在韌性中不斷強調「無條件接納」是促進孩子產生內在力量的重要基礎。因著在孩子成長過程中一些重要關係人,如父母、長輩、老師等等給予他真心的關懷、關愛,並接受他所發生的任何事情,而使得孩子有充份被愛、被接納的感受,進而產生「我是」的自我價值感-我是值得被愛的、我是被歡迎的、我是重要的……。這樣的自我價值感,能夠內化成為孩子自重、自愛、自主、自制的內在復原力量,並且成為他們去接受別人的愛、去關懷人、對未來抱持希望的動力。

相信每個人都承認「被接納」是一種非常的感覺:被接納成為某個團體的一份子、被接納成為公司的幹部、被接納成為另一個人的知心伴侶,那些感覺,必然都成為人生中一份美好的記憶。不幸的是,我們的接納常常是有條件的:「因為你不乖,所以我不喜歡你」、「因為你功課不好,所以不值得在你身上浪費心力」……。條件式的交換,往往使得不明究理的孩子在成人奇怪的邏輯推理中迷失了:成績不好=不用功=沒有前途=辜負父母的期望=不被肯定、接納。孩子收到的訊息經常就簡化為「書唸不好就什麼也不是」。

這樣的邏輯很荒謬,可是我們天天都在推演,在孩子身上推演,也在自己和別人身上推演,只是名詞更換而已。這看似人之常情,可是卻已嚴重地打壓了人的復原力。

小慧的例子或許極端,卻並不罕見:

我在十二歲左右就有許多男朋友。人緣滿不錯的。可是媽媽每次都說我太外向、貪玩,要我多向我的兩個姊姊學學。我最討厭媽媽拿我跟她們比。每次都說姊姊們乖巧懂事,可是總對我說:「不讀書的美女有什麼用?」

高中聯考我沒考中,唸職校。家人都怪我自己不用功。爸爸為了我好,給我請了家教。可是我覺得,他們只不過是為了怕沒面子吧!

書沒唸好,做什麼總要挨罵,所以我下課後,就不想回家。心想,倒不如和幾個朋友在外面先狂歡一下,再回去聽訓好了。幾個月下來,我成績退步,爸媽臉色很難看,我也覺得很有挫折感。

唯一讓我覺得很舒服自在的是和朋友在一起,我覺得被他們尊重。他們常說我很美麗,這是唯一讓我覺得有信心的事。我喜歡買化妝品、衣服、皮鞋等等東西,把自己打造得更亮麗、更動人。

滿了十六歲,我決定上夜校。白天在一家商店打工,當出納。我想開始獨立。爸媽也答應了。他們的想法是:半工半讀可以磨練溫室裡的小花,讓我知道謀生的不易,而願意把心力投注在學校功課上。

我們老闆娘人很好,她很肯定我的工作能力,讚美我很懂事。她會送我許多小禮物,為我燉補品,還常常誇我長得漂亮。因此我也開始更注重打扮,我需要更多的錢買化妝品。

有一天老闆娘告訴我,她的事業可能撐不下去了。我想幫助她,於是她叫我幫忙接客。為了保護我,她教我如何避孕,如何預防性病傳染。我在國中時,就曾模仿電視中男女親熱的鏡頭,和男同學有過性接觸。現在做同樣的事卻能挽救老闆的事業,我覺得不錯。

被抓以後,我媽媽很驚訝的說:「我怎麼會生這種孩子?」爸爸也大聲責問,為什麼我為一個毫不相干的人出賣靈肉?可是我覺得,做這種工作有什麼錯?我自己又沒有什麼損失。幫助人有什麼不對?受人涓滴之恩,該泉湧以報,不是爸媽常講的嗎?為什麼大家都說老闆娘騙了我呢?

學業成就不好的孩子在台灣社會中,很容易被摒棄於社會的期待之外,連帶的,他們的其他優點也一併被否定。從實例中我們可以看到小慧所具備的長處- 美麗、善良和單純,在高學業成就期待的父母眼中,這些長處反倒都成為一種「遺憾」,讓她深感挫折。於是,在碰到給予她肯定的同儕團體和老闆娘時,她享受到「被欣賞」、「被肯定」、「被懂得」的滿足感,她願意為他們做任何事,包括賣淫。

當然,所謂「無條件的接納」,並非意謂接納孩子一切的行為而不給予任何規範,我們強調的接納是:接納他整個的人,歡迎他活在我們的生命當中,不論他美醜、不論他愚智。我們在他的生命中,所扮演的是歡迎、引導的角色,讓他可以更自在的展現自己的潛能,而非以我們的標準訂下遊戲規則,主宰他的生命格局。

以上文章翻譯自Stefan Vanistendael所著Growth in the Muddle of Life〈國際天主教兒童局1955於日內瓦〉,並摘自「在生命的泥沼中成長」(天主教善牧基金會發行)一書。

關於 LIFE LINK 網站管理者

回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