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dxpex8lazf1384325946136

因緣際會 從劇場到配音 

在正式成為配音員之前,喜愛演戲的蔣篤慧除了在劇場演出,也為了維持生計,嘗試過數種兼差工作,其中包括廣告公司的演員管理、週末雜誌的廣告業務、服裝目錄的業務員,甚至是服務生。在二十三、四歲時,在一個因緣際會下,她參加了華視配音班,也正式為其開啟了配音生涯的第一道門。「做配音的話也不錯,也是一種聲音表情的訓練,這工作很適合我 ,因為工作時間彈性,好安排,若需要參加舞台演出也不會牴觸到。」蔣篤慧因靈敏的反應和豐富的演戲經驗,被錄音室的老闆相中,配音員無縫接軌地成為了她的正職。

906x603-exactly轉職 聲音演員的初體驗

起初對於配音員沒有任何想像的蔣篤慧,接觸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卡通影集的配音。蔣篤慧表示,以往在舞台演戲時,只會用自己原來的聲線來作表演,真正接觸到配音圈以後才逐漸地去接觸各式各樣的聲音,無論是小朋友、小男生、年輕或成熟的女人,甚至是老人,方知原來自己有這麼多元的聲音可以被挖掘出來。

「小丸子裡的花輪,是我參與配音工作裡算第一個有名的。」蔣篤慧提到,小男生的聲音幾乎都是比較粗、比較活潑,但還是要精準地揣摩角色的性格,才能表達出角色最真實的樣子。通常在配音的時候,會去模仿日本聲優的原聲,因為在聽原音的同時,可以得到很多角色的線索。「他們的聲音所表達出來的個性是很堅毅的、剛強的,還是耍寶、無厘頭、中規中矩的,我們都會努力去聽出來,抓到那樣的感覺再去發揮。」小男生因為個性活潑直爽,為蔣篤慧配音路上的掌中寶,再加上其聲線屬於不高不低的類型,配起來較駕輕就熟。

角色揣摩 演出的學問

對於如何養成角色的聲線,蔣篤慧並沒有獨特的撇步,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模仿」。配音員並非主動地去演出角色,而是被動地觀察角色,再去配合他的表情做聲音表演。「你做不到百分之九十,那就模仿個六七成,隨著經驗累積而體會更多,你就會越來越熟練,可以很快地抓住角色想要表現的情緒。」蔣篤慧表示,揣摩角色的精確度與人生經驗大有關係,隨著年紀的增長,對於人情世故有了更多的體會,因此較能理解角色想表達的情感。

【蠟筆小新】中的主角小新,最初並不是由她配音的,在一次的試音中,因為蔣篤慧的聲音最接近原先的配音員,而被選為小新新一代的聲音。「剛開始我的困難在於,客戶一直希望我能盡量做到跟原本配音員相似的聲音,但我不是他,任何人都不是任何人,這讓我覺得比較綁手綁腳。」這念頭讓蔣篤慧不再聚焦於如何依循先前配音員的聲音,而是將角色的精神帶出來,為小新配音了一段時間後,觀眾也開始熟悉她的聲音。

與性格交融 配音與自身

蔣篤慧形容自己的配音工作為「快進快出」型,一旦進入錄音室就開始動作,精神專注,陪著劇中人物時而哭時而笑,非常投入。各式各樣的配音角色,豐富了蔣篤慧的聲音表情與視野,她表示每個人的性格都擁有很多面向,以她自身來舉例,當在為蠟筆小新配音的時候,會將自己個性耍寶與無厘頭的那一面表現出來,如果是如漩渦鳴人那種熱血與執著的角色,就盡量地去了解他並認同,「這就是他的特色,可能會有些意見,但是我能懂,那就把他的個性用聲音給放大出來。」

配音界 期望被認同的存在

「臺灣配音員其實真的蠻厲害的,十八般武藝都行,可是就是默默無名。」蔣篤慧表示,臺灣對於配音員這項職業的重視度仍十分不足。在日本,無論是再簡單不過的卡通,片尾都會附上配音員表,同樣的東西在台灣卻完全看不見,她希望臺灣的電視台能夠效仿日本的做法,除了是對這行業的尊重外,同時也警惕著配音員必須為自己演出的角色負責。「你把角色配爛了,觀眾是看得到的。所以我覺得附上名字是一件好事,也可以提升台灣配音員的價值感和責任感。」

盼望新芽 灌溉新一代種子

「現在的環境,要培養新的配音員不容易,像我是剛好有在演戲,所以可以很快地進入狀況。」蔣篤慧表示,沒有學過演戲的人,迅速躍升為正式配音員的機會渺茫,需要跟隨配音班至少半年以上,再看資質與反應,與演員有些相似。

在以往的電視節目裡,觀眾可以聽見多元的聲音,如今,由於配音員有限,韓劇與卡通的配音經常為同一班人,可看性因此下降。如果能效仿日本的作法,一個角色一種聲音,就會顯得豐富許多。蔣篤慧表示,可以從觀眾開始,要求電視台,讓他們多找一些配音員,臺灣配音界需要大量的新人。「怎麼樣用我自己一點點的力量讓大家正視配音員的價值,這就是我未來想要做的事情。」談到未來期許,蔣篤慧表示將會把重心放在配音相關的教學,把身為前輩的經驗傳承給新人,讓配音員的精神延綿下去。

部分內文引用:https://castnet.nctu.edu.tw/castnet/article/7403?issueID=536

本文部分為引用文章,來源皆有標註,若有遺漏或有疑義請告知,謝謝。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