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s8djakkombzwntmrp1ii

原畫師是日本動畫業的職稱,屬於動畫師的一種,負責將導演設計的分鏡繪製成連續的關鍵畫面,需要豐富的攝影知識與繪畫能力,是個技術門檻相當高的工作。孫家隆,一位對繪畫非常熱情的台灣人,是在日本動畫業界工作多年的原畫師,曾參與製作【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破】(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破)、【銀魂】、【刀劍神域】(ソードアート・オンライン)等諸多動畫作品。談到動畫便滔滔不絕的他,目前與幾位日本不同業界的夥伴待在共同成立的「SAFE HOUSE T」工作室,參與一些遊戲、設計專案,並透過工作室,將日本所學的知識與技術散播到台灣。

5a9b494e28b843149b854a1f7c79d21c貫徹心願 赴日求學

從小喜歡畫畫與看動漫的孫家隆,大學時原本打算進入藝術科系就讀,但當時的環境因素使他轉而選擇日文系,希望可以藉此拉近與日本的距離,更直接地了解日本文化。他開玩笑地說:「看得懂日文的話,玩遊戲就不需要上網查攻略了!」

擁有日文專長的他,大學畢業後在日商公司工作了將近一年,這段時間使他更加熟悉日式職場的做事態度與工作文化。但是他覺得,不能純粹靠語言專業謀生而已,「我要的不只是這樣,我應該要做些什麼!」而在二〇〇四年,臺北國際動畫影展的閉幕影片──由日本動畫導演今敏所執導的【東京教父】(東京ゴッドファーザーズ)讓孫家隆萌生了想要進入動畫業的想法,之後他便決定到日本學習動畫,貫徹自己長年以來想要畫畫的心願。

日本動畫之路 亦苦亦甘

孫家隆到日本後,進入了日本工學院專門學校的動畫漫畫科,專攻動畫作畫。專門學校是為高中畢業生設計的學校,沒有相關背景知識的人都可以就讀,有許多考慮轉業的社會人士也都會前來上課。大約在第二年的上學期中,日本學校有所謂的「就職活動」,此時學生會開始尋找畢業後的工作,孫家隆也是在這段時間獲得了三間公司的作畫職內定,最後他選擇了「Wish」這間動畫製作公司。

在Wish工作的期間,他參與製作過許多動畫作品,例如【銀魂】、【LoveLive!】、【七龍珠Z 神與神】(ドラゴンボールZ 神と神)等動畫。其中【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破】讓孫家隆印象最為深刻,他在電影上映後,去電影院欣賞自己花了許多心力參與的作品,讓他感動到起雞皮疙瘩。「小時候看著長大的作品,沒想到有一天能在工作人員名單中看見自己的名字。」這份感動,是他在動畫業界前進的動力。

在日本工作的這段時間,生長環境所導致的文化差異,是他最主要必須面對的困難。例如,動畫中常出現的學校場景,進教室前學生會換成室內鞋,這在日本是大家共同的生活經驗,但身為台灣人的孫家隆,對這個環境完全沒有概念。「當我畫到學校場景的時候會非常謹慎,畫壞的話他們一下就看出來了。」另外他也提到,剛開始接到畫風完全不同的案子時,也需要時間去適應。公司曾經製作【塔麻可吉!】(たまごっち!)這部低齡向的作品,當時公司許多女性同事畫得很開心,但這卻讓習慣畫七頭身、八頭身人物的他吃了不少苦頭。為了盡快融入這種可愛風格,需要花時間大量練習與觀摩,將近兩三個月才會逐漸習慣。但即使如此,製作動畫對他來說仍然非常愉快,這股熱忱並不會因為遇到困難而減少。

b6bffa31be3c44349c733b7bbe749b71成立工作室 串連台灣人才

二〇一三年,孫家隆與在日本工學院專門學校不同科系的MK、Tinya、黃建臻創立「SAFE HOUSE T」工作室,從原本虛擬的臉書粉絲專頁,直到去年終於在台北成立實體工作室。SAFE HOUSE T的成員都有不同專長,例如,MK擅長平面設計,黃建臻負責美術背景,Tinya負責遊戲美術,新成員Stella擅長插畫角色設計,而孫家隆則是擁有動畫專長,他們希望藉由不同背景的合作,來完成品質更高的作品。他們曾參與國內外許多設計專案與美術背景製作,例如《雨港基隆》的遊戲背景以及高捷少女的美術背景。

他們另一個願景,是將從海外所學習到的專業技術與產業分工模式帶回來,希望能夠串連台灣的動漫產業。孫家隆提到,距今三十年前是台灣的動畫產業黃金時期,當時訓練出許多經驗豐富的前輩,但現今的產業環境,導致年輕一代,包含他自己在內,不易累積長期或大型動畫企劃的實務經驗。近來某些大專院校陸續成立數位媒體系,每年也都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動畫作品,而SAFE HOUSE T現在努力的方向,便是發掘與整合這些有能力的人,致力傳授在海外第一線工作的經驗,以及專業分工的觀念。

 

自己的作品 說自己的故事

「雖然我做過這麼多動畫,但終究是在說別人的故事,而不是台灣人自己的作品。」這讓孫家隆頗有感觸。他說,許多有志於動畫的朋友,最後都去了美國、日本等國家的動畫公司工作,包括他自己也是,但這些動畫卻永遠都是海外的作品,大家也都是看著這些卡通成長,「當別人都在努力創造他們自己的故事時,什麼時候輪到我們來說呢?」

孫家隆與SAFE HOUSE T的成員們,都期盼能一步步讓台灣擁有屬於自己的動畫。中國動畫業正在快速進步中,若不加緊把握剩下的時間,台灣作品的發展空間可能更加被壓縮,因此他才會想要回到這塊陪伴自己成長的土地,把己身的經驗分享給其他人,為台灣的動畫業盡一份心力。有朝一日,孫家隆希望能成為動畫導演,執導自己的作品、說出屬於自己的故事。

 

部分內文引用:https://castnet.nctu.edu.tw/castnet/article/9019?issueID=592

本文部分為引用文章,來源皆有標註,若有遺漏或有疑義請告知,謝謝。

 

0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