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原創天地 » 金曲28的一匹黑馬-草東沒有派對
17499145_1312267768853481_7817143430682858313_n

金曲28的一匹黑馬-草東沒有派對

2017年第28屆金曲獎,出現了一匹黑馬-「草東沒有派對」,憑藉著《醜奴兒》專輯搜刮了多項大獎,包含最佳樂團獎、最佳新人獎、最佳年度歌曲獎〈大風吹〉等獎項。草東的演唱會更是一票難求,其單曲〈爛泥〉更於當時衝破18萬人次點閱率,《醜奴兒》專輯初刷兩千張亦供不應求,成為台灣地下獨立樂團之中令大眾不可忽視的一個聲音,在金曲獎過後,各專業樂評也紛紛撰文探討草東的崛起。

12669579_952648504815411_7637172429536360629_n

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 官方臉書

「草東沒有派對」-這個副有趣味的名子是怎麼來的呢?其實最早的團名叫做「草東街派對」,是因為早期草東是由幾位玩團又喜歡草東街及山上晃的年輕人組成,草東街是位於台北陽明山的街道名,之後,經歷一些成長過程中必經的難題和無奈的人事更動後,留下的團員決定以「草東沒有派對」這個團名繼續音樂旅程,而這亦是整個樂團風格發展的轉捩點。

11924942_877711838975745_2129642183735270269_n

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 官方臉書

草東的曲風多變,記錄對於土地對於人情世俗的觀感,節奏遊走在雀躍的Disco Beats與帶有油漬味道的重破音大拍之間。演唱時,時而細膩低語呢喃、時而絕望放聲嘶吼,搭配跳動旋律並融入現代電子音樂元素等,每位樂手用極具個人個性的編制,在極端的反差之中取得和諧。

油漬搖滾,又稱垃圾搖滾,隸屬於另類搖滾的音樂流派,普遍使用猛烈的破音電吉他作演出,與歌曲力度、淡漠或滿斥憂慮的歌詞形成強烈對比。油漬搖滾音樂的風格可以大體概括為「很髒」的吉他,強烈的反覆演奏段落和重型鼓聲。樂手們通過對標準龐克演奏方式的個性化和大量的運用吉他失真和回饋效果達到使聲音「變髒」的目的。

15193517_1171818856231707_7712087775265130974_n

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 官方臉書

首張專輯的歌詞亦多隱喻社會現狀,形成獨特的樂團風格。音樂是最能展現當時的社會氣氛,而這張《醜奴兒》更是蘊含著這個世代年輕人的心情、社會的現象等等。「草東」在網路與現場發跡,靠著社群與同溫層的發酵,風靡文青界。〈大風吹〉不到半年,點閱次數就破九萬五千人次,歌詞裡的第一句歌詞都深深的重擊聽者的心,「大風吹著誰,誰就倒楣,每個人都想當鬼,都一樣的下賤」,每個人對於歌詞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而我認為這一段寫出了這社會的殘酷現象,一個童稚的遊戲裡,隱喻了社會裡每個人追逐的那種盲從,只要你沒有跟上流行,你就是那個倒楣鬼,你就是那個不合群的人,且每個人都想要當那個發號施令的鬼,都想要成為眾人嬌捧的對象。而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這段副歌,「哭啊喊啊,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快、快拿到學校炫耀吧!孩子交點朋友吧。哎呀呀!你看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哈哈哈、哈運用了戲謔的字眼勾勒出真實的畫面感,童言童語諷刺的反應出了整個社會的虛榮,幾句簡單的歌詞、強烈的吉他,再搭配時而呢喃、時而怒吼的唱腔,完整的唱出了對社會的不爽,充分表現出「音樂」紀錄社會的意義,或許再過了十年,有了不同的社會氣氛,再回來聽,又會有更不一樣的感受。

「音樂必定是伴隨著社會去產生出來的,因為畢竟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過去這兩三年來,我們的生活在和社會大環境交互下,讓草東能寫出我們的歌,但這些不只是『我們的歌』,也是『社會的歌』。我們只是截取了社會的某些片段,再將之命名而已。」鼓手劉立說。

草東在金曲獎得了許多的獎項,受到了許多的鼓勵,當然也有許多的爭議,部分的人指草東的《大風吹》傳唱度沒有五月天跟周董的作品高,竟能拿「年度歌曲」,曾擔任多屆金曲獎評審的知名DJ鄭開來,就在臉書開砲,質疑獎項的評審條件跟實際選出來的結果不符。他說:「我認為頑固或是告白汽球沒拿到年度歌曲很傻眼,因為年度歌曲是唯一把傳唱度列入評分的項目,你知道寫出一首朗朗上口的歌有多難嗎?這結果讓我決定從明年開始拒絕金曲獎評審的邀約,以上。」許多網友支持鄭開來的論點,但也有人表示「最近幾屆的年度金曲比較偏向跟社會有所連結、能引起共鳴的歌曲,又或者是歌曲本身突破性高」、「所以為什麼不想想即使考量傳唱度還是要給這首年度最佳那這首歌它有多好」。

15621645_1199824580097801_2135723962086159315_n

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 官方臉書

而與草東角逐最佳樂團的五月天也在臉書發表自己的意見,阿信說「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安撫五迷;瑪莎也於臉書發表意見,表示對他來說這不是世代交替,而是證明了樂團的時代沒有過去,最後更引草東的得獎感言,「希望更多的聲音能被聽見。」瑪莎坦言,「要說對『最佳樂團』這個獎不會在意實在太矯情,雖然已經拿過數次最佳樂團,但獎項的肯定老實說,是永遠不會嫌少的,當然也會希望得到肯定。但其實心裡矛盾地也很希望草東可以拿下這個獎。」並說「從草東的現場表演感受到不同以往的LIVE經驗,而那是他期待且感動的」。瑪莎更說「這個世界需要發洩的出口,但同時也需要鼓勵的溫柔」。他很高興草東引起的迴響,證明了音樂環境的多元和聆聽者對於多元選擇的需要。

14317503_10154089417968640_6897549584216286372_n

五月天,圖片來源:五月天 官方臉書

而我個人認為金曲獎是一個音樂性的指標,在觀看的過程中會發現,其實很多入圍的歌手或專輯都是我們沒有涉略、沒聽過、沒看過的作品,但藉由金曲獎入圍或得獎,能夠讓更多的人去認識、去聽見他們的聲音,對於整個音樂圈是一個好的效應,尤其現在音樂產業受到網路世代的衝擊,越來越難生存,所以只要有討論、有迴響,越多人知道,都是好的一個效果。且最重要的是「任何批評、任何人都不能抹滅掉這些創作者所有的努力,一張專輯、一個表演,背後都要投入非常大的心力,才能夠有好的作品、好的表現。」音樂到頭來還是聽者自己會有最深刻的感受,不論是需要一個出口或只是需要聽一個自己喜歡的旋律,你可以選擇自己所喜好的作品,但不能否定他人的努力。

954796_501734509906815_1458525007_n

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 官方臉書

最後推薦《醜奴兒》專輯裡這首〈勇敢的人〉,致應該要勇敢而不勇敢的我們。

〈勇敢的人〉

作詞:草東沒有派對    作曲:草東沒有派對

又忍著失望的不解的痛恨的 又只用空瓶把今天砸碎
然後又哭著對離開了自己的影子道歉
別氣了沒有誰再跟你作對 別哭了沒有誰會心碎
沒有勇敢的人
勇敢的人

賣光了一切 你的肝和你的肺
他們扔了你的世界 去成為更好的人類
那廉價的眼淚就別掛在嘴邊
什麼也沒改變 什麼也不改變

請別舉起手槍哦這裡沒有反抗的人
不用再圍剿 這裡沒有反抗的人
反抗的人
反抗的人
賣光了一切 你的肝和你的肺(所謂的過生活)
他們扔了你的世界 去成為更好的人類(一輩子他都在躲)
那廉價的眼淚就別掛在嘴邊(一直在躲一直在躲)
什麼也沒改變 什麼也不改變(沒有出口沒有出口)

參考資料:WIKI今日新聞

關於 happyfeet

回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