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家庭親子 » 家,種下信任(一)
istock_29263164_large-copy

家,種下信任(一)

家,是最安全、愛你最深的地方;但也可能是最脆弱、傷你最重的地方。

 

最安全,是因為在裡頭的人,會盡一切力量,不讓你挨餓受凍。愛你最深,是因為他們會毫無條件的,在你光榮時,為你喝采;在你羞愧時,抱你回家,總是站在你的背後當靠山。家,是一個成功或失敗的大人(和小孩),最想回去的地方。

 

最脆弱,是因為在裡頭的人,與你的關係最親密,一旦信任被破壞,比什麼都難修復。傷你最重,是因為他們看不見你是誰,常讓你覺得自己是失敗的、是什麼事都做不好的、甚至是醜陋的;而且這個影響,或許是一輩子。家,也可能是一個需要分享或安慰的大人(和小孩),無法去的地方。

 

你給家人的「家」,是安全還是脆弱的?是愛他最深或是傷他最重的?你可以掌握,但並不容易。一個家就好像是一棵大樹,需要長時間去成長,但卻不會自然長好,它需要經年的、有心的灌概!

 

灌溉「信任」

 

你是怎麼看待一個人的,那個人與你的關係,或甚至他會如何看自己,就會往那個方向去、發芽。對正在建構「自己是誰」的幼兒來說,更是如此。

 

開學第一天,史帝夫的爸爸在離開教室前,對四歲的他說:「記住,不可以使用暴力(Don’t be violent……)。」果然,五分鐘後,史帝夫開始繞圈圈、踢桌子、對我的助教大吼:「我恨這裡、我不喜歡你。」

 

史帝夫是過動兒,分不清楚你我之間的界線,塊頭也大。當然他會不斷的動來動去,把別人的東西當做自己的;也只要輕輕的把別人一推,「別人」就應聲倒地。但我相信,這些都不是讓史帝夫變成他爸爸口中「暴力」的主要原因。

 

史帝夫的家庭關係雖然很複雜,但確切一點來說,在他周圍的人,是以「壞孩子」的標籤來看待他的行為和想法。就只要幾年,史帝夫相信自己是什麼事都做不好的,甚至認為自己只有在別人給他獎賞時,才會聽話。

 

他的家庭環境無法改變;而在學校的那八個小時,我能做的,就是灌概他是「好孩子」的種子。我們為他的過動,準備了特殊的小設備,比如坐枕、搖椅、壓力球……;幫助他指認壓力,也讓他的壓力有合理和安全的紓解途徑。

 

他認定自己是壞孩子,所以我們很清楚的帶領他去區分「行為」和「愛」是不同的兩件事。也就是說,讓他知道:我們愛他是沒有條件的,但他的行為卻有「合適或不合適」的區別,因為行為是可以改變和選擇的。

 

比如說,那天他一把推倒正在騎三輪車的小孩。於是我和他的對話,很簡短的繞在幾個重心上:

‧指認想法和情緒:「史帝夫好想騎三輪車,對不對?」

‧直敘行為的本身:「但現在小強在騎,你必須等待。」、「你選擇推人,這做法是不恰當的。」

‧讚賞努力和愛的再確認:「我知道等待好難,但你做得到。來,我陪你一起等。」、「你看,你做到了。」、「我很愛史帝夫,但選擇推人,這做法是不恰當的。」

 

我和助教有心的灌溉了一年,在史帝夫離開學校的前一個月,他問我和助教:「為什麼我只有在這裡才是好孩子?在別的地方我都是壞孩子?」我無法改變他的成長環境;但至少在他內心深處埋下了一顆良善的種子。

 

不管你的孩子有什麼人格特質,灌溉信任,他會往那兒發芽、成長;灌溉懷疑,他也會朝那個方向看自己、建構自己,尤其是幼兒!

 

 

部分內文引用:李坤珊

本文部分為引用文章,來源皆有標註,若有遺漏或有疑義請告知,謝謝。

 

關於 LIFE LINK 網站管理者

回覆

分享